與神對話電影。 與神對話(電影) @ 愛蜜莉 世界電影&電視劇免費分享吧 :: 痞客邦 ::

與神對話──《生命樹》

與神對話電影

一個結過五次婚、有九個小孩的男人,在他個人事業最不順遂時,神來之筆,「寫」出了這本「驚世之作」。 在這本書裡,神透過作者「直接的」和你一起討論你所有生命與生活中各個層面上的問題: 「人的一生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是否永遠也不會有足夠的錢?」 「我到底做過什麼事,活該要有如此不斷掙扎的一生?」 「如果真有萬能的神,這世界怎麼還會有這麼多的災難?」 相信每個人都曾經問過這類的問題,但是卻往往無解。 現在,所有這些問題都將一一的得到回應了。 在這些對話中,神還對這地球提出了有關社會的、教育的、政治的、經濟的和神學等各方面的革命性建議,是我們所未見過甚至極少想過的。 這些對話,既迷人又騷亂,既具挑戰性又有提昇力。 迷人是因為這些話的深度與廣度令人喘息;騷亂是因為它們向我們顯示了自己和全人類的面目;有挑戰性是因為它們激勵我們,要我們比以前更成長,激勵我們成為一個新世界的淵源;提升則是因為神認為這一切都是有希望的,可以做到的。 即使我們不相信這些資料是真的自「神」而來,然而誠如作者所說的:「我無意說服,你信不信,我都無所謂。 我只不過在分享而己。 」所以重要的是這份資料的價值性,是它所帶給我們的洞見,對我們的喚醒力,讓我們重新點燃了新的生命欲望,對我們在此地球上的生活,產生更有效的推動和改革。 一生在等待的書 孟東籬 這是《與神對話》三部曲中的第一部(或第二部),書中所講述的都是人生至為重要的事。 依據原著者所說,本書的來源是創始宇宙的神,也就是一般所謂的上帝或天主。 身為此書的譯者之一,我覺得我目前並不足以寫一篇允當的序文或導論,主要是因為本書有許多關鍵性的息我還未能參透,還未能釋然。 然而,這卻是我讀過的書中對我最重要的一部。 或許可說,我的一生都在等待這樣的書,都在想要從這樣的來源得知這樣的訊息。 這書的資訊來源,聲稱是創造我們宇宙的神。 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他發言的方式,讓我欣然願意相信他是真的,我覺得他充滿了關切,充滿了對人們循循善誘,充滿了智慧與幽默,充滿了光明與肯定。 我覺得,如果宇宙的神是這樣的,我願意跟隨他,常伴左右。 但是,我並沒有失去或放棄我的思辨能力。 我仍是嚴嚴的思辨,牢牢的把關。 如果有神,則人的思辨能力是神賦予人的重大禮物,為了尊敬神,你都必須好好展用它,不然就枉費了神的美意。 而如果沒有神,則人的思辨能力更是我們辨別是非的重大依據。 人類從來就不應拋棄他的思考能力。 當然,這不代表頑固與執著。 人的心,也應隨時向新的訊息開放;只是,他必須懂得檢驗。 這三部曲,第一部述說個人生活中至為重要的事,第二部述說整個地球和全人類至為重要的事,第三部則述說全宇宙至為重要的事。 第一、第二部都己出書數年,在美國造成轟動,第三部則據說要在今年九月出書。 我非常斯待能夠盡快讀到。 我譯了第二部,並詳讀了第一部的英文版。 雖然如,我還是不能說「詳讀」了這兩本書。 因為我還不能把書中的訊息融會貫通。 我認為,這是一部必須一讀再讀,詳加思考與領會的書。 讀這部書,如跟一個和煦的謙謙君子談論宇宙人生,而他懂得很多,他可以無限寬和與退讓,他可以風趣幽默而又無所不談,暢行無而又時有感慨,他的溫煦真的讓你覺得他是一個光體;而當你想到跟你企膝而談的這個謙謙君,竟然(可能)是創造宇宙的神時,心裡會感到高興與安慰。 當然,他談的很多事情是我不能了解或不能接受的,有些時候也頗讓我憤憤不平。 但他又讓我覺得我可以有不解的從,可以有不平的權利。 因為,他,我就是神。 我跟他是同質的,我是他的一部分,我是他的分身,或者,我是他的化身。 這個,我相信。 因為這是唯一合理的推論。 宇宙中的一切都是神的一部分,都是他的分身與化身。 宇宙的全體就是神。 然而,我跟他的爭執也就在這裡:如果宇宙中的一切都是神的分身與化身,則為什麼神的分身與化身要互相殺與吞食呢?為什麼要有這麼多悲劇呢?為什麼非洲的小孩要餓死呢?為什麼母親的乳房要淪為這般乾癟呢?人類的本質既然是神,為什麼經過億億萬萬年的演化或輪迴,還這般愚蠢與殘暴呢?神為體會他自己為無限光明之身,非得要生靈塗炭不可嗎? 書中的神一再試圖為此解釋,但我仍是不能接受,我心中的不平不能為此釋然。 其實就我個人的際遇而言,我是經年充滿感激的;為天地與萬物的美與奧祕,我也經常充滿讚嘆與感激。 我不能釋懷的是各種有生之物遭遇的摧殘與悲劇。 這些事情令人傷痛。 如果宇宙間並無有知有情的神,則一切悲劇只是運行與演化所造成;但如果宇宙中有一位有知有情的神,則生命所遭遇的悲劇便變得不但不可解,不可接受,並且不可原諒。 至於那些我們所不解和不接受的部分,我也願意用心去思辨。 最重要的是,這個「神」,我願意聆聽他,願意與之對話或爭吵。 這在我,是重大的一步。

次の

《與神對話》讀書會

與神對話電影

影響了全球千萬人生命的《與神對話》三部曲一次全收錄 全新編輯成 7 本. 讓經典也能隨身閱讀 這是一部非比尋常的文獻, 一部向你顯示了你自己和全人類面目的三部曲。 神說了很多我從來不曾想過的問題,也回答了很多我一直想不通的東西。 如果你初看此書,看幾頁可能不太懂,別把它放下來,有空的時候慢慢看,我已全部看完,不過一年後再看,可能又有不一樣的領悟。 ( 2006 年 10 月 1 日東方網報導) 前佛光大學校長龔鵬程: 《與神對話》談的並不是宗教、心靈、來世、解脫等問題,更涉及生活方式、環境、政治、戰爭、平等 …… 等。 這些論題當然論者甚多,但本書藉用與神對話的方式,提供了另一個超越性的觀點,而且人與神之觀念激盪、揉合,形成了奇特的魅力與感染力,引人深思。 但是,如果以小說閱讀的心情來思考作者提出的觀點,包括對世界的未來去向和個人的當下處境,都是讓人感覺值得細細閱讀的一本智慧書。 這些對話,既迷人又騷亂,既具挑戰性,又有提升力。 這些對話,是我們從未見過,甚至極少想過的。 一個結過五次婚、有九個小孩的男人,在個人事業最不順遂時,寫了一封憤怒的信給神。 他在信中問道: 我的人生為什麼事事不順?我到底得做什麼才能讓它順? 為什麼我無法在親密關係中找到快樂? 是否我永遠也不會有夠用的錢? 我到底做過些什麼事,活該要有如此不斷掙扎的一生? 令人震驚的是,神回答了! 於是,這個名叫尼爾的男人,就這麼神來之筆的「寫」出了《與神對話》這套「驚世之作」。 《與神對話》從一九九五年出版至今,不僅在全球銷售超過了千萬冊,這書其中的洞見,其中的真理,其中的溫暖和其中的愛,更感動千千萬萬人。 這套震撼全球心靈圈的三部曲: 第一部述說個人生活中至為重要的事, 第二部述說整個地球和全人類至為重要的事, 第三部則述說全宇宙至為重要的事。 這份資料重新點燃了新的生命欲望,對我們在地球上的生活,產生更有效的推動和改革。 現在,你我都有機會改變自己,並真正改變世界。 「這是一本我一輩子等待的書 …… 才讀到五十幾頁,就讓我震驚。 之後,他整個人生觀與生活都改變了。 他創立了一個名為「再創造」( ReCreation )的組織,專門致力於傳播自己所領悟的喜悅、真理與愛的信念。 他所著的《與神對話》系列已有 34 種語言譯本,千萬讀者的生命與心靈皆因此而有重大變化。 專屬網站: www. nealedonaldwalsch. com 〈譯者簡介〉 王季慶 (《與神對話》 I ) 成大建築系畢業,留學加拿大,並旅美十餘年。 一九七六年首度接觸啟悟性的「賽斯資料」後,心弦震動,遂開始譯介賽斯書系列及新時代經典作品共十餘種,為國內新時代思潮之發起人。 除了譯書之外,也常在報章雜誌撰寫專欄、演講、座談、接受媒體採訪等,同時在全國各地組織讀書會,並成立「中華新時代學會」開設各類相關課程。 著有《人間素美》《給你一朵禪的花》《給你一枚禪的果》等十餘種作品。 譯有《異鄉人》《蘇菲之路》《愛的藝術》等各領域的著作六十餘種。 他一生熱愛生命,珍愛自然界中的一草一木,並投注許多心力於地球的生態環保上。 依據原著者所說,本書的來源是創始宇宙的神,也就是一般所謂的上帝或天主。 身為此書的譯者之一,我覺得我目前並不足以寫一篇允當的序文或導論,主要是因為本書有許多關鍵性的訊息我還未能參透,還未能釋然。 然而,這卻是我讀過的書中對我最重要的一部。 或許可說,我的一生都在等待這樣的書,都在想要從這樣的來源得知這樣的訊息。 這書的資訊來源,聲稱是創造我們宇宙的神。 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他發言的方式,讓我欣然願意相信他是真的,我覺得他充滿了關切,充滿了對人們循循善誘,充滿了智慧與幽默,充滿了光明與肯定。 我覺得,如果宇宙的神是這樣的,我願意跟隨他,常伴左右。 但是,我並沒有失去或放棄我的思辨能力。 我仍是嚴嚴的思辨,牢牢的把關。 如果有神,則人的思辨能力是神賦予人的重大禮物,為了尊敬神,你都必須好好展用它,不然就枉費了神的美意。 而如果沒有神,則人的思辨能力更是我們辨別是非的重大依據。 人類從來就不應拋棄他的思考能力。 當然,這不代表頑固與執著。 人的心,也應隨時向新的訊息開放;只是,他必須懂得檢驗。 這三部曲,第一部述說個人生活中至為重要的事,第二部述說整個地球和全人類至為重要的事,第三部則述說全宇宙至為重要的事。 第一、第二部都已出書數年,在美國造成轟動,第三部則據說要在今年九月出書。 我非常期待能夠盡快讀到。 我譯了第二部,並詳讀了第一部的英文版。 雖然如此,我還是不能說「詳讀」了這兩本書。 因為我還不能把書中的訊息融會貫通。 我認為,這是一部必須一讀再讀,詳加思考與領會的書。 讀這部書,如跟一個和煦的謙謙君子談論宇宙人生,而他懂得很多,他可以無限寬和與退讓,他可以風趣幽默而又無所不談,暢行無阻而又時有感慨,他的溫煦真的讓你覺得他是一個光體;而當你想到跟你促膝而談的這個謙謙君子,竟然(可能)是創造宇宙的神時,心裡會感到高興與安慰。 當然,他談的很多事情是我不能了解或不能接受的,有些時候也頗讓我憤憤不平。 但他又讓我覺得我可以有不解的從容,可以有不平的權利。 因為,他說,我就是神。 我跟他是同質的,我是他的一部分,我是他的分身,或者,我是他的化身。 這個,我相信。 因為這是唯一合理的推論。 宇宙中的一切都是神的一部分,都是他的分身與化身。 宇宙的全體就是神。 然而,我跟他的爭執也就在這裡:如果宇宙中的一切都是神的分身與化身,則為什麼神的分身與化身要互相廝殺與吞食呢?為什麼要有這麼多悲劇呢?為什麼非洲的小孩要餓死呢?為什麼母親的乳房要淪為這般乾癟呢?人類的本質既然是神,為什麼經過億億萬萬年的演化或輪迴,還這般愚蠢與殘暴呢?神為體會他自己為無限光明之身,非得要生靈塗炭不可嗎? 書中的神一再試圖為此解釋,但我仍是不能接受,我心中的不平不能為此釋然。 其實就我個人的際遇而言,我是經年充滿感激的;為天地與萬物的美與奧祕,我也經常充滿讚嘆與感激。 我不能釋懷的是各種有生之物所遭遇的摧殘與悲劇。 這些事情令人傷痛。 如果宇宙間並無有知有情的神,則一切悲劇只是運行與演化所造成;但如果宇宙中有一位有知有情的神,則生命所遭遇的悲劇便變得不但不可解,不可接受,並且不可原諒。 至於那些我們所不解和不能接受的部分,我也願意用心去思辨。 最重要的是,這個「神」,我願意聆聽他,願意與之對話或爭吵。 這在我,是重大的一步。 我也一樣,半輩子尋覓,在經書中,在大師的話裡,在旅行路上,在探險途中,在攝影、在錄音時……但我沒有找到能說服自己的答案。 後來我在大自然深處,證見了創造生命萬物的神奇力量,可是,我仍然不解:祂,為何要創造生命,創造人類,創造靈魂? 聖經說:「上帝創造萬物」,這我相信,但沒有說上帝為什麼要創造萬物? 佛家說:「宇宙萬物因緣際合而產生」,這太含糊,等於沒說。 不過,以上種種太初以來無解的問題,我都在《與神對話》中找到了答案,而且是能深深說服我的答案。 所以,這是一本我一輩子等待的書。 這也是人類世世代代所渴望見到又沒見到的一本書,竟能在二十世紀將結束之時出現,我輩何其幸運,能等到了這本書。 我第一次閱讀《與神對話》,不過才讀到五十幾頁,就讓我震驚,隨著頁數的增加,我開始亢奮,最後竟至狂喜,以至數日都不思睡眠。 只因為,知道創造我們的神是如此慈悲、幽默、偉大,讓我在剎那間身心安頓,知所行止,了然生死。 我開始學習「欣賞一切,不加評斷」,並試著體驗「萬物一體,與神同在」的感覺,也漸漸可以「一無所需,享受一切」。 半年來,一、二部我已深讀了六次,目前正在做第七次的閱讀,而每一次都有新的體悟,也仍那樣亢奮狂喜。 宇宙、人生這樣複雜深奧的大問題,只有創造它的神,才能用這樣深入淺出又明確的邏輯與比喻來答覆。 幸好這本書是在我年過半百時出現,若是在我年輕時,我閱歷粗淺、智慧不足,不會有興趣去翻或了解這書。 若在年老時,成見已深、習性難改,恐只會低空掠過此書。 而它就出現在此時此刻,對我而言,正是時候。 我謝天謝地,謝謝那些讓這書出現的人,他們都是神的使者,也謝謝紅雲教官,他也是神的使者,把書送到我手中。 我也要成為使者,把書介紹到眾人裡去。 能為《與神對話》寫幾個字,將是我做為作家一生中所寫的篇章中,最有意義,也是最重要的一篇。 我謝謝給我這機會的人,也謝謝神的安排。 我知道「一切的事物,沒有偶然,沒有意外,一切都是安排與選擇」。 前年,聽說美國有本新書上市,並且立即竄紅。 當年,趁出國之便,找到這本書《與神對話》,一讀之下,果然是一本不可多得的書,雖然,我並沒有拍案叫絕,因為承受過「賽斯震撼」之後,我選書的眼光更高,也更不容易輕易推崇某家理論。 且說,就這本書所言是來自「神」的話語,我便不願、也無法下斷語說是或非。 因為,就如書中也說過,我們每個人皆為神所造,皆為神的一部分,並且也是「共同創造者」,神本身應無法人格化。 天上地下,除了神沒有別的! 通靈的現象,古今中外,所在多有,我所看重的,是其內容有沒有與我內在之知相呼應。 這本書許多地方以世俗眼光來看,或為離經叛道,可是我感受得到其道理的真實,以及「神」內心對人和世間一切的了解、悲憫和愛。 作者尼爾是一位充滿挫折感的中年求道者,向神發出了質疑和呼救,而神以「自動書寫」的方式,和他形成了一個對話。 於是,產生了一個「三部曲」。 第一部包括基本真理,主要的理解,並且談論基本的個人事務和主題。 第二部包括影響更深遠的真理,更大的理解,並談論全球的事務和主題。 作者尼爾扮演人類代言人的角色,對許多我們每個人一生中多少會思考和遭遇的問題,向神反覆詰問,而獲得一些出人意表的答覆,有些令人激賞,有些令人莞爾,有些或許令人繼續思索、探尋。 有些重大議題,「神」與「賽斯」有雷同的說法,比如:絕對的神世界VS. 二元的物質世界,時間的同時性,過去、現在、未來同時存在;靈魂與神同質,一樣美善;沒有真正的惡和具體的魔;沒有地獄和永罰…… 我願先摘其中一些振聾發聵的片段,讓讀者先睹為快。 愛並非情緒(恨、憤怒、情欲、嫉妒、貪婪)的不在,卻是所有感受的總和。 (論棄絕欲望)你所抵抗的事物會持續存在,你所靜觀的事物會消失。 一旦你上升到神的意識層面,你將了解自己不必為任何別的人負責。 每個靈魂在每一瞬間,都必須選擇其本身的命運。 關係的目的是,決定你喜歡看到自己的哪個部分『顯出來』,而非你可以捕獲且保留別人的哪個部分。 對於我不了解的東西,我如何能有同情呢?我如何能寬恕別人的感受,如果我自己從來沒有那種經驗? 療癒是接受一切,然後選擇最好的一個過程。 你們對性的態度,構成了你們人生態度的一個具體而微的例子。 人生應該是一種喜悅、一種歡慶,而你們的人生卻已變成了恐懼、焦慮、不滿足、嫉妒、氣憤和悲劇的經驗。 同樣的,對性來說也是如此。 多年來,我自己有一個覺悟,一個對人和「一切萬有」最終極的信任,用一句話來說,就是「成佛(神)是不可避免的」。 《與神對話》中也表現了同樣的意思: 一位真正的神,並非擁有最多佣僕的那一位,卻是為最多人服務的。 因而使得所有其他人都成為神的那一位。 因為這是神的目標,也是神的榮耀:即,他不再有臣民,並且所有的人都認識到,神並非那不可及的,卻是那不可避免的。 我希望你能了解,你快樂的命運是不可避免的,你無法不『得救』。 除了不明白這點之外,並沒有別的地獄。 你要知道……事情終究是沒問題的……在這場遊戲裡,你無法輸。 你無法做錯,錯誤不屬於計畫的一部分。 你無法不抵達你要去的地方,你無法錯過你的目的地。 如果神是你的標靶,你可走運了,因為神是如此之大,你不會錯過他的。 在本書最末尾,神又給了令我們安心的、極美的保證: 不論何時你有問題,只需知道我已經答覆你了,然後對你的世界張開雙眼。 我的回答可以是在一篇已經刊出的文章裡……在昨天才寫的歌裡,在你所愛的人正要說出的話語裡…… 我不會離開你,我無法離開你,因為你是我的創造和我的產品,我的女兒和我的兒子,我的目的和我的…… 自己。 所以,不論何時何地,當你離開了平安(那是我)時,呼叫我。 我會在, 連同真理, 和光, 和愛。 我從小是個基督徒,但是後來受不了我母親教會的那種排他性,我諷刺他們「擁有神的獨家專利權,別人的神都是假的,不對的」,而且他們的神是會嫉妒的、會批判的、會懲罰的神,我媽一直說我脫離教會的話,就會被丟到火湖裡面哀哭切齒一千年。 後來我甘冒大不諱的說:「這種神我不要也罷,我就不信祢,來懲罰我吧。 」於是我和『神』決裂了,覺得佛教的神像慈眉善目,感覺好多了。 後來看了這套書,我不禁拍案叫絕,說:「這才是我心目中的神。 」於是我和神的關係就修復了。 我覺得很安心,也很開心的知道,原來祂真正的面目是什麼,我心甘情願地對祂臣服。 這套書基本上真的是作者和「神」對話的紀錄,你可以說是作者自己胡亂編撰的(如果真是如此,那他就太厲害了),但是我的觀點是,這套書的訊息實在太棒了,何必管它是如何來的,通靈也好,附體伏筆也好,胡謅也好,只要你覺得這些訊息對你來說有收穫,就好好地去享受它。 作者曾經是公園裡拾荒的流浪漢,現在是美國家喻戶曉的知名靈性導師,財富的累積就更不用說了。 在坊間賣DVD的店應該可以找到根據他的故事拍成的同名電影「與神對話」,很傳奇的故事。 最近我看了一部電影《精神導師之夢》(The Answer Man),主角的情況和作者有一點相同,我相信是有一點影射《與神對話》作者。 電影說的是一個寫了很多【神與我】系列的作者,受到眾多讀者粉絲的崇拜,大家也把他當成神一樣的看待。 可是私底下的他,卻是一位脾氣暴躁、個性偏執,而且有很多怪癖的孤僻中年人,一點也沒有神的使者的特質。 最後他在片中向大家坦誠,那些書是他憑感覺寫下來的,不是真的和神對話之後寫的。 看了這部影片讓我也很感慨,很多讀者或是學生,的確對靈性作者和老師有很多不切實際的幻想。 在實際生活中,有的作者的確無法活出自己書中描繪的那種美好情境(包括我在內),而老師們也未必能身體力行他們所教導的內容。 但是,當作者在寫靈性作品,而靈性老師在上課的時候,我相信他們是站在一個很神聖的位子,受到了特別的祝福,所以帶下來了很多美好的訊息。 所以我常常說,認法不認人,仔細檢視每一位靈性老師,甚至所謂的大師,你都會發現人格的缺陷。 我曾經到香港去參加《與神對話》作者舉辦的工作坊,看到了他本人。 在名牌衣鞋的包裹下,當有人挑戰他的財富狀況時,他的雙眼有著一絲絲的羞愧。 他的機構雖然以商業化聞名,但是不可諱言的是,他的確幫助了很多人走上這條靈性的道路。 我始終也很感激他寫了這套書,讓我和神重修舊好,有了比較堅定的信念,對這個世界也比較有安全感。 當我不再躲避黑暗,大膽地走進痛中面對自己的心,徹底地去經驗憤怒、暴力、嫉妒、恐懼……當黑暗的能量用盡,一如燒光自己的垃圾後,衝突停止了,新的光明能量升起,就如同書中所明示的:「愛並非沒有負面情緒,而是所有感受的總和……你所抵抗的事物會持續存在,你所靜觀的卻會消失。 每件事和每次冒險,都是你自己招來你身邊的……在這場遊戲裡,你無法輸……就像在你最黑暗的時候,神從未捨棄你,反而是永遠站在你身旁,準備提醒你真正是誰,正準備著叫你回家……痛苦來自你對一件事的批判,痛苦是錯誤思想的結果……不要活在恐懼與愧疚裡,去活在一個更大的視野……你不會再崇拜人類的愛、成功、金錢、權力,或是任何象徵,你會把這些擱在一邊,就像小孩將玩具擱在一邊一樣,因為你已經長大到不再需要它們了……你也不會為了不重要的事呼求……別去做你有義務去做的事,去做你有機會去做的事……去做你所真正愛做的,別的都不要做,你的時間這麽少,你怎麽還想浪費任何一分鐘,做某些你不喜歡做的事來謀生呢?那種生活是垂死……你們是最深的智慧和最高的真理,最深的安靜與最大的愛……悟道就是,了解無處可去,無事可做,並且除了你現在是的那個人之外,你也不必做任何人,你在一條無處可去的旅途上……沒有期待地過你的生活,沒有要求明確結果的需要,那才是自由。 」 這本書還有這一段話影響我很深:「你指責的將指責你,你批判的,有一天,你也會變成那樣……要祝福一切,因為一切都是透過活生生的生命去創造的,而那就是最高的創造……神聖的宇宙律是:容許每個靈魂走自己的路」「……對你的世界張開雙眼,神的回答可以是在一篇已經刊出的文章裡,在昨天才寫的歌裡,在你所愛的人正要說出的話語裡……神以許多方式來到你的生命之中……神的答案往往比你能寫的還要快……」。 至今我仍天天看的一段話則是:「思考一下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你想做什麼?想擁有什麼?不要去思考其他的可能性,釋放所有的懷疑,拒斥所有的恐懼……一種全然的確定,一種將某事當作是真實般完全接受……是一種強烈而不可置信的感恩狀態,它是一種事先的感激,而那也許是最大創造的關鍵:在創造之前便對它感到感激……所有的大師都明白:那件事已經做到了……享受並慶祝所有你已創造的一切……思考一個新的想法,說一句新的話,做一件新的事,聲勢驚人的這樣做,而全世界的人都會追隨你。 從多年前,在美國初閱此書英文版至今的閱讀過程中,這書讓我: 掩面淚流,因為被神性溫暖之愛所感動; 重燃生命熱情,因為突破了生命觀念的綑綁; 智慧開悟,因為了解自己和人類的本來面目; 愛心滿懷,因為釋放和療癒了人生以為的傷痛; 無所畏懼而力量充滿,因為看透人生且了悟生死。 後來尼爾與全球二百餘國的愛好讀者,陸續依此書理念發起的「靈魂民權運動」與基金會等組織,在這十數年間提升了無數人類的心靈意識,燃起了共同創造美好新世界的希望。 此一系列著作尚有:《與神為友》《與神合一》《明日之神》《生命的空白頁》《與神回家》《小靈魂與太陽》《荷光者》(以上皆由方智出版)、《新啟示錄》(遠流出版),本本都是驚世之生命智慧傑作,建議您慢慢地將其一一閱讀。 這個過程將促成您生命視野的根本蛻變與意識的昇華(相信我,這是我們多數讀書會朋友的共同體驗)。 最後,我想分享這套重燃我生命熱情的智慧之書,所帶給我的終身座右銘: l 生命是趟靈魂最壯麗的體驗和創造之旅。 l 愛與智慧是過所有人生關卡最偉大的力量與終極的答案。 l 任何在書中理解的知識智慧,要落實在真實人生中每日每件的「生活狀況題」中好好地運用人生創造三工具:思想、言語、行動去活出來,才是真正的體驗完成。 之後,陸續出版的《與神對話》第二、三部,也都在暢銷排行榜之列。 至今《與神對話》三部曲已被譯成三十四種語文,世界各地的書店幾乎都能看見這套書的蹤影,在靈性類作品中,它蔚然成了最廣為讀者閱讀的書籍。 在許多國家和城市裡,甚至很難找到有人沒聽過這套驚世之作的。 這個現象和銷售量,究竟是如何達成的?這樣的事情又為何會發生呢? 原因並非因為我是個優秀的作家,也不是因為我的資料來源有多麼無懈可擊。 它之所以會發生,是因為人們已經開始對自己失去了耐心。 對現代人而言,人類無法持續生活在目前的生存狀態,已經是毋庸置疑的事實。 我們無法秉持目前所秉持的意見,無法信奉我們一直以來都在信靠的真理,甚至是無法繼續說我們目前所說的話,展現出我們目前所展現的行為。 有一些事情是必須要改變的,亦或是萬事都無可避免地需要進行改變,並不是只為了追求更好;事實上,有一些事物,在萬物都停頓之前,必須被停止。 了解這個道理的人,也就會不斷地尋求答案,而《與神對話》這套書—來得正是時候。 這個世界比以往的任何時候都更加的明智,人們也知道,這不僅是我們所面對的許多問題,同時也是這些問題性質上的必然性。 沒有什麼比這個數據更接近真理—世人大多數也都能了解,這也是為什麼在所有出版《與神對話》的國家中,這套書都能打入暢銷書排行榜的道理。 人們可能無法回答人生中最大的疑問,但卻知道如何在原本的答案失效後另覓解答。 現在我們終於開始了解到錯在哪裡(也能夠去承認以往的錯誤),亦可以去審視神、生命,以及這之間相互的另類關係(一旦信仰起了變化,這三種元素就會像骨牌理論一樣,開始崩潰)。 此外,我們也終於可以看到一個更新的世界。 《與神對話》三部曲,事實是一個完整的概念,正如過去我曾多次提到過的—我並無意要讀者相信,事實上我的確曾與神對話,而找出存在的價值。 我從未曾要求人們相信我的親身體驗,只不過是要人們以開闊的胸襟與無畏的心態(無論其動力的來源如何),來探討這套書所提出的理念。 自從《與神對話》三部曲出版之後,有超過十萬人次的讀者,將他們個人的心得筆錄、函件和電子郵件寄給我,並告訴我這些書的內容與素材,已經發揮了正面的巨大影響—未來的願景展現了曙光、態度已有所改變、罪惡感不再、人際關係大大地增強、性生活不再羞澀、婚姻關係維繫良好、重拾了自尊、生理心理與精神的健康獲得改善,同時也恢復了對神的信心。 你聽清楚了嗎?—恢復了對神的信心。 這句話已成了世人所有標的;這套書既不是要創造一個攪亂人心的信仰系統,然後去否定信仰,也不是要提出一個相互矛盾的宗教理念來替代宗教,而是要重開與神進行討論的方式,來恢復與重振人們與神性之間的關係。 我無法告訴你,在成千上萬的函件中,究竟有多少件提出他們的評論,僅能略述一、二如下:「二十年來的第一次,我的心靈再次為神開啟。 」「我的先生說:『天啊!現在終於有一個我可以相信的神。 』」這些函件中最讓人回味的,是一封來自一位美國奧勒岡州的女性讀者十年前給我的,她的信中有一段話我永遠無法忘懷:「謝謝你為我引薦了一位我可以深愛的神。 」 有許多諸如此類的總結,譬如「我可以深愛的神」就是唯一可以拯救這個世界的神。 這也是你在這套書中所要追尋的神。 如果你過去曾經讀過《與神對話》一部曲或全部內容,如今再次回味這些令你心靈深受感動的奇妙訊息,可能意味著它現在仍然能夠感動你。 現在是你重新回到與神情誼連繫,也是重新再拾回那神奇美妙關係的最佳時刻。 如果你是第一次接觸到這些內容,而你認為這純粹只是意外遇上的巧合時,不妨再多想想。 為何這套書會在這個時間點讓你遇上?為何會以這樣的形式讓你遇上?請回應你心靈的搜尋,你心中禱告的正主,還有你靈魂的渴望。 相信它。 天下沒有偶然這回事。 絕對沒有。 你即將與「神」對話。 沒錯,沒錯。 你也許會想(或曾經想過)那是不可能的。 當然,一個人可以跟神說話,但卻非與神對話。 我是說,老天是不會答話的,對吧?至少,不會以一種例行的、日常的對話方式和你談。 我也是那樣想的,然而,這本書所記載的事卻發生在我身上。 我是說它真的是發生在我身上。 這本書並不是我杜撰,卻是發生在我身上的。 而在你閱讀它時,它也將發生在你身上,因為我們全都會被引領到我們已準備好去接受的真理上。 如果我將所有這一切都隱瞞起來,我的日子可能好過得多。 然而它發生在我身上是有它的道理的。 且不論這本書造成了我什麼不便(比如說被人斥為褻瀆神祇者或騙子;由於過去沒按這些真理生活而被斥為偽善者,或—也許更糟些—是一位聖者),我現在已不可能去挽回了。 我也並不想那樣做。 我曾經有機會放棄這整件事,但我並沒那樣做。 關於這份資料,我已決定忠於我的本能告訴我的話,而非大部分世人告訴我的。 我的本能說,這本書並非胡言亂語,既不是一個受挫的性靈想像力的過度使用,也不只是一個男人為誤入歧途的人生尋求辯護的自我合理化。 哦,這些理由—所有的每一項—我都已想到過,所以我將這資料的原稿拿給幾個人看。 他們很受感動,他們哭了,也因為其中的喜悅和幽默而笑,他們並且說,他們的人生改變了,他們被震懾了,他們被賦予了力量。 許多人說他們被改變了。 就在那時,我知道這本書是給每個人的,它必須出版;因為對於所有那些真正想要答案,以及那些真正關心問題的人們,對所有以誠摯的心、渴望的靈魂,及開放的心態從事真理的追求的人,它是件絕妙的禮物。 而那幾乎包括了我們所有的人。 它探討戰爭與和平、知與不知、予和取、悲和喜。 它考察具體與抽象、可見與不可見、真實與虛偽。 你可以說這本書是「神對事情最新近的看法」。 雖然有些人可能不大能接受,尤其是,如果他們認為神兩千年以前便閉口不言了,或認為如果神真的繼續和人保持連絡的話,他也只會和聖者、女巫或曾冥想三十年、做善人二十年或至少有十年時間還算正派的人(我不屬於上述任何一類)連絡。 但事實是,神跟每一個人說話,好人和壞人,聖者和無賴,以及在兩者之間的我們所有的人。 就拿你來說吧,神就曾以許多方式來到你的生命中,而現在就是其中的另一個。 你不是常聽到這麼一句老格言:當學生準備好了時,老師就會出現?這本書便是我們的老師。 在這些事發生在我身上不久之後,我便知道我是直接的、個人的、不可辯駁的在與神交談。 而神是直接按照我理解能力的比例來回應我的問題。 也就是說,我所得到的答覆,是以神知道我會了解的方式和語言來說的。 這就是為什麼書中的文字有時會用到許多通俗口語,也偶爾會提到我從別的地方,以及從我人生先前的經驗得來的資料。 如今,我知道,在我一生中所有來到我身上的每樣東西都是從神那兒來的,而現在才被吸到一起,拉到一塊兒,成為對我有生以來所曾有的每個問題的一個壯觀而完整的回應。 在這過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已覺悟到一本書正在形成—預定要出版的。 事實上,在這對話的後期(一九九三年二月)我已被明確告知,實際上會出三部書—連續三年,從復活節到復活節—並且: 第一部將主要討論個人的問題,集中焦點在個人的人生挑戰與機會上。 第二部將討論較為全球性的題目,如地球上的地緣政治學及形而上學,以及目前世界面對的挑戰。 第三部將討論最高階的宇宙性真理,以及靈魂的挑戰和機會。 現在我必須承認,當我再反覆讀這裡面所包含的智慧時,我對我自己的人生深感汗顏。 我一生留下了種種污點:持續的錯誤和惡行、一些非常可恥的作為,以及一些我確知別人會認為是有害而不可原諒的選擇和決定。 雖然我悔恨不已自己是透過別人的痛來學習的,我仍抱著說不出的感激,並且由於在我生命中的一些人,我發現自己還有得可學的呢!對於我學習的緩慢,我向每個人致歉。 然而,神鼓勵我寬恕我自己的失敗,不要活在恐懼與愧疚裡,永遠的繼續嘗試—繼續努力—去活在一個更大的視野裡。 我知道那是神要我們每個人都擁有的。 那一年春天--我記得是在復活節的前後--我的生命出現了一個特殊現象,神開始透過我跟你們說話。 容我解釋得更清楚一些。 在那段時期,就個人、事業與情緒而言,我正處於很不快樂的狀態中,我的人生在所有層面上都像是失敗了似的。 由於多年來我一向習於將我的思緒寫成信(通常是永不寄出的信),所以,這一天,我又拿起了我忠誠的黃色便箋紙,開始傾瀉出我的感受。 這一次,我想,與其寫信給另一個我想像曾欺騙過我的人,不如直接訴諸本源;直接去找最會欺人的那一位。 我決定給神寫封信。 那是一封含著嗔恨與激憤的信,充滿了惶惑、扭曲、責難,以及一大堆憤怒的問題。 令我驚訝的是,當我潦草的寫完我的怨苦及無法回答的問題,準備將筆扔到一邊時,我的手卻仍然懸在紙上,好像被什麼看不見的力量扶著似的。 突然,筆開始自己移動起來。 那筆錄一做就做了三年。 我正試圖放下我的恐懼。 你可以再告訴我更多的律法嗎? 第一條律法 :你可以是、可以做,而且可以擁有任何你能想像的東西。 第二條律法: 你會吸引你所害怕的東西。 為什麼呢? 情緒 是吸引的力量。 你非常害怕的東西,你就偏會經驗到。 一隻動物--你認為是較低等的生命形態(縱使動物比人類以更大的正直及更大的一致性行動)--能立刻知道你是否怕它。 植物--你們認為甚至更低等的生命--對愛它們的人,遠比對毫不在乎它們的人反應要好得多。 這些全非巧合。 在宇宙裡沒有巧合 -- 只有偉大的設計;一片不可思議的「雪花」。 情緒是動的能量。 當你挑動能量,你便創造出效應。 如果你移動了足夠的能量,你便創造出物質。 物質是能量聚結在一起而成的,它們四處移動,擠在一起。 如果你以某種方式操縱能量夠長的時間,你便得到物質,每位大師都了解這條律法。 它是宇宙的鍊金術,是所有生命的秘密。 思維是純能量。 你所有、曾有、會有的每個思維,都是有創造力的。 你思維的能量永遠不會死,永遠。 思維離開你後,會朝宇宙前進,永遠延伸。 思維是永恆的。 所有的思維會凝聚在一起;所有的思維都會遇見其他的思維,在能量不可思議的迷宮裡穿梭,形成一個難以形容的美麗,以及不可置信的、複雜的、流變不居的花樣。 相似的能量會吸引相似的能量 -- 「形成」類似的能量「團」。 當這些類似的「團」彼此穿梭--碰觸--慢慢的能量團彼此就「黏在一起」,於是難以想像的大量相似能量「黏在一起」就形成了物質。 但物質是由純能量形成的,事實上,那也是物質能形成的唯一方式。 所以,一旦能量變成了物質,就會有很長的時間都維持是物質--除非它的構造被一個相反的,或不同的能量形式擾亂。 這不同的能量就會使物質產生作用,實際上也就是拆散了物質,釋放出組成它的原能量(rawenergy)。 基本來說,這就是你們的原子彈背後的理論。 愛因斯坦是比任何其他人--以前或以後--更接近於發現和解釋宇宙的創造秘密,並加以運用的人。 你現在該更了解 臭味相投 的人如何能一起努力來創造一個他們偏愛的世界了吧。 「不論何處,兩個或更多的人因我之名聚在一起」 (譯注:《聖經》名言,「若你們中二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無論為什麼事祈禱,我在天之父,必要給他們成就。 」) ,這句話就變得有意義得多了。 所以想當然爾,當整個 社會 以某種方式去思維,往往會發生非常令人驚愕的事 -- 並非全都必然是人們想要的。 舉例來說,一個活在恐懼中的社會,往往 -- 事實上 不可避免的 -- 反而製造出人們最怕的具體東西。 同樣的,一個大的社區或宗教集會,也就很可能在共同的思想(或一些人稱為的共同祈禱)裡,找到製造奇蹟的力量。 所以你們可以很清楚,即使是個人 -- 如果他的思想(祈禱、希望、願望、夢想、恐懼)是驚人且強而有力的話 -- 也能自己製造出這種結果來的。 耶穌就經常這樣做, 他 了解如何操縱能量和物質,如何重新安排它,如何重新分配它,如何完全的控制它。 許多大師都知道這種事,許多人現在也知道了。 你 也可以知道,就是現在。 這就是亞當和夏娃了解的關於善與惡的知識,除非你們也了解,否則不可能有 他們所知 的人生。 亞當和夏娃 -- 你們用以代表 第一個男人 和 第一個女人 的神話性命名 -- 是人類經驗的 鼻祖。 被你們形容為亞當的墮落的事 -- 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一件事 -- 實際上是他的提升。 因為沒有發生的話,相對性的世界不會存在。 亞當和夏娃的作為並非原罪,事實上,卻是第一個祝福。 你們該打心底裡感激他們 -- 因為在亞當和夏娃成為第一個做出「錯誤」選擇的人這件事上,實際上他們是製造出了 能做選擇的可能性。 在你們的神話裡,你們讓夏娃成了「壞」人,那偷吃了禁果 -- 善與惡的知識 -- 的誘惑者,還嬌羞的邀亞當加入她。 而由於這個神話式的背景設計,使得你們自此以後令女人成為男人的「沉淪」之因,結果造成了各種各類的扭曲世界 -- 更不用說扭曲的性觀點和迷惑了。 (你怎麼能對一件如此 壞 的事覺得如此 棒 ?) 你最害怕的東西就是最會禍害你的東西。 恐懼會像個磁鐵似的將恐懼吸向你。 所有你們神聖的經典 -- 你們創造出的每種宗教信仰和傳統 -- 都有一個很清楚的訓誡:勿懼。 你想這是偶然嗎? 所以,這些律法非常簡單,就是: 1思維是有創造力的。 2恐懼吸引相似的能量。 3愛是所有的一切。 老天,這第三項可把我弄糊塗了!如果恐懼會吸引相似的能量,愛又怎麼可能是所有的一切呢? 愛是終極的真實(reality)。 它是唯一的、所有的真實。 愛的感受是你對神的體驗。 以最高的真理而言,愛是所有的一切,所曾有的和將有的一切。 當你進入了絕對裡,你就進入了愛裡。 相對領域是創造來使 我 能體驗 我自己 的。 我曾向你解釋過這點,但這並沒使相對領域因而變為 真實。 相對領域是你們和我設計出來,且繼續設計、創造出的真實--為的是讓我們可以在經驗上認識自己。 然而創造物可以看來非常的真,目的也就是要看來很真,這樣我們才會接受它是真實的存在。 神 曾設法以同樣的方式,創造出不是神的「某樣別的東西」。 (雖然以最嚴格的說法,這是不可能的,既然 神 是 -- 我是 -- 一切萬有。 ) 在創造「某樣別的東西」 -- 也就是相對的領域時,我製造了這樣一個環境:在其中你可以選擇做 神 ,而非只被 告知 你是 神 ;在其中你可以經驗 神格 (Godhead)為一個創造行為,而非一個觀念而已;在其中,在陽光下的小蠟燭 -- 最小的靈魂 -- 能認識自己是光。 恐懼是愛的 另一端。 這是原始的兩極化。 在創造相對領域時, 我 首先創造了 我自己 的反面。 所以,在你們居住的物質層面的領域裡, 只有兩個地方可待 :恐懼和愛。 在物質的層面,根植於恐懼裡的思維會創造一種顯化,根植於愛裡的思維會創造另一種。 曾活在地球上的 大師 們,發現了相對世界的秘密,因為拒絕承認其真實性。 簡言之, 大師們是那些只選擇愛的人。 在每一瞬,每個片刻,每個環境, 縱使當他們被人殺害時,他們也愛他們的謀害者。 縱使當他們被迫害時,他們仍愛他們的壓迫者。 你們很難了解這點,更不必說要接受了。 不管怎麼說,那卻是 每位大師都做到的。 不論是哪種哲學,不論是哪種傳說,不論是哪種宗教 -- 那是 每位大師都做到的。 這個榜樣和教訓,曾如此清楚的呈現在你面前,一而再的讓你看到。 在每個地方和每個年代;經過你的生生世世,而且在每個片刻;宇宙曾用每一個設計來將這 真理 放在你的面前,在歌和故事裡、在詩與舞蹈裡、在語言及動作裡--在你們稱為電影的動作畫面裡,在你們稱為書的文字的聚集裡。 從最高的山上,這真理曾被大聲喊出;在最低的地方,也曾聽到耳語; 在人類經驗的長廊,這個真理回響不停 :答案是愛。 然而你們沒在聽。 而現在,你到這本書裡來,再問 神 一次 神 已經以無數方式告訴過你無數次的東西,然而我也將再告訴你一次 -- 在此 -- 在這本書的本文裡。 你現在肯聽了嗎?你真的會聽嗎? 你認為是什麼將你帶到這資料裡來的?你怎麼會將這本書拿在手上?你認為我不知道我在做什麼嗎? 在宇宙裡沒有巧合。 我聽到了你心的哭喊,我看到了你靈魂的追求,我 明白 你對真理的渴望有多深,你在痛苦中,也在喜悅中召喚它。 你不停不休的懇求 我 顯示 我 自己,解釋 我 自己,透露 我 自己。 我現在就在這樣做,以如此淺白的文字,使你不會誤解。 以如此簡單的語言,讓你不會搞混。 以如此平凡的語彙,讓你不致迷失在冗詞中。 所以就來吧,問 我 任何事。 任何事 ! 我 會設法給你答案, 我 會用整個宇宙去做這件事。 所以注意了!這本書並非 我 唯一的工具,差得遠呢!你可以在問個問題後,就放下這 本書。 但注意看!注意聽!你聽到的下一首歌的歌詞、你讀到的下一篇文章裡的資訊、你看到的下一部電影的故事情節、你遇見的下一個人無意中說的話,或下一條河、下一片海洋的私語,輕撫你耳朵的下一抹微風-- 所有這些的設計 都是來自 我 ;所有這些途徑都對我開放。 如果你肯聽 我 對你說話。 如果你邀請 我 , 我 會來。 那時 我 會顯示給你看, 我一向 都在那兒, 一向都是。

次の

與神對話 / Conversations with God

與神對話電影

許多人誤解將修行看作是對「術」或是「超能力」的嚮往或追求,但那只是個人在心性沉澱淨化後,潛質開發的過程,或者說,這是為了陪伴許多待啟蒙眾生,而發展出的多元媒介之一。 簡單說,修行,就是修正自我的行為。 務實的說,就是我們有能力覺察到自己在做什麼之後,還有能力去調伏自我心性,並朝著自我的生命主道前進。 因此不論是遁入空門、吃齋茹素等外顯行為,可以說皆是個人在修行方式上的選擇,但修行絕不是屬於從事宗教工作者或是有宗教信仰者的專屬名詞。 修行的觸媒可能是非常大眾化而多元,可能是一段對話、一個人、一本書、一部電影、一首歌、一場表演,可能是在家裡,在工作場所裡,在大賣場裡,在休閒娛樂裡等等,而重要的是,這些觸媒會在什麼時刻對我們產生影響,或者說,產生關鍵性的啟蒙,讓我們打開了面對自我內在的大門。 與神對話,其實是與內在高我的對話 這並非是魔幻神力或荒誕的行徑,而是潛藏在每個人未曾自我探索的內在深處。 只要是真心的願意與相信,每個人都有的能力及機會與內在高我對話。 「啟蒙」,是與內在高我連結的開始,我們的確無法預知道,我們將如何走向探索自我內在的路,甚至,對大多數的人來說,這或許是一個從未被意識到的問題,如果身旁出現了有超感官經驗的人、事、物,也可能只是當作邪門或是以怪力亂神來看待之,對於有可能促成我們啟蒙的機緣或是環境,急切地用科學邏輯的慣常語言來淡化,企圖逃避潛藏在所有發生背後的訊息? 我,受夠了嗎?Have you had enough yet? 我,準備好了嗎?Are you ready now? 關鍵是,我,準備好了嗎? 而讓自己啟蒙改變的動力竟然是, 我,受夠了嗎? 受夠了現實生活對自我靈性的摧殘與磨難了嗎? 神說:「我們以為我要的,其實都不可得」 乍聽之下甚為憤怒與驚恐,那我們膜拜崇信的又是什麼?我們希望蒙神恩寵與照顧的又是什麼? 那是因為, 我們都錯了 祂只要我們快樂 從出生至今,庸庸擾擾地過著忙碌的人生,汲汲營營地為生計打拚努力,追尋人人稱羨的幸福美滿,可,那真的是我要的生活嗎? 我們因為追求不到,所以才會變得不快樂。 與神對話的蔚為風潮,也許是在物質主義崇尚的世代,讓一個個被扭曲禁錮的心靈獲得解放,找到生命的出口,也許啟蒙了你,也許啟蒙了我,啟蒙了許多內在乾涸的靈魂,但下一步, 回到物質的世界,你的決定與選擇,將影響了你的改變,開始改變自己,練習與培養自己觀照自我真實內在的能力,我們將開始獲得快樂與自由,而這股祥和寧靜的集體意識,才能真的成為讓人類幸福的力量。

次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