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少女的。 我的世界:探秘SCP

魔少女的~私 イっちゃうんです~ 分冊版 : 22

魔少女的

data. page1. data. page2. type! data. page3. data. totalScore! data. data. data. data. isVip! data. isOffsetDay0 data. data. data. data. data. data. data. data. data. isAdSportVip! data. isSportOffsetDay10 data. data. data. subscribeInfo. subscribeInfo. subscribeInfo. isNormalVip data. isNormalVip data. userFamily. userFamily. userFamily. userFamily.

次の

魔法少女(ACGN作品的女性角色特征)_百度百科

魔少女的

SCP-166 工作人员すわん所作,基金会不保证其是否完全反映了166号的真实面目 项目编号 SCP-166 项目等级 Euclid 别号 魅魔 特性 、、、 SCP-166是 SCP基金会(Special Containment Procedures Foundation)中记录的神秘生物。 Clef,SCP-166的重写者 事实上由作者写的是SCP-166能直接任何她认为合适的男性,无原因地拒绝穿衣服,现在的版本已经够好了 原文 项目编号:SCP-16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66可以被安全的保管在一个最低安全等级的环境下。 目前,SCP-166居住在Site-17的一间B级标准套间内。 对此居室的改变如下:• 临近的套间被用作观察哨。 在附近的走廊和集结地间安置半透明的腈纶隔板,来阻挡监管套间和外部大厅的视线。 在监管区域附近设置警戒标示,来提醒不允许任何男性进入这一区域。 对个人物品和房间更改的合理请求必须经过4级或以上的授权。 迄今为止,SCP-166的请求包括:• 一本圣经(Douay-Rheims版,Challoner订本)(被批准)• 一条天主教玫瑰念珠(被批准)• 拜访一位天主教神父以进行忏悔、弥撒以及其它的圣礼(被拒绝) 神父是男性可能被会魅惑• 各种书刊杂志,大部分是宗教性的(批准,需求对内容进行审核)• 作为对她良好合作态度的回报,SCP-166每个月被允许最多一次离开Site-17前往附近的一个无人岛远足。 在此情况下需执行 限制释放协议 ( Limited Release Protocol )19-A,并且附加额外的限制要求,即在运输SCP-166的过程中周围500米范围内不得有男性员工出现,在她停留在小岛上时其上也不得有任何男性员工。 由于即使最轻柔的衣物也会在穿上后45分钟以内引起她的肌肤溃疡(类似褥疮), 出于健康考虑SCP-166被允许保持裸体。 除此之外,她使用的所有床上用品都需要由长绒棉制成,并且每周进行更换。 男性员工被禁止观看或接近SCP-166。 违反此规定的人将立即接受严格的纪律审查并可能被处决。 至少一名女性员工必须随时待在旁边的观察室内,并且通过遥控摄像头保持对SCP-166的直接视线观察。 任何SCP-166外观的照片证据都不得被长期保留。 被遮挡的是原文内容:SCP-166仅需每周摄取1毫升的新鲜人类精液,通过口服的方式摄入。 已经和当地的一所精子银行达成协议来满足这一要求。 只有在紧急状态下时才考虑在站点内部解决这一问题。 尽管SCP-166不需摄取其它食物,但对象仍能,也会进食一般的人类食物。 由于SCP-166的种种健康问题,至少每周应当进行一次健康检查。 附录:请有点素质,小伙子们。 ——Elizabeth Rossiter博士 描述:SCP-166外观上看是一名大约16-18岁的女性人类,中等身材体形苗条。 医疗和身体检查显示出了多项和人类标准不同的特征,包括头发长得特别快(大约每月20厘米),对于诸如烟和气溶胶之类的空气粒子极其敏感(会产生类似于哮喘的综合症),身体敏感易患压疮,和特殊的食物需求等等。 但是在,这种冲动变成了一种危险的强迫症状,导致其SCP-166的目的。 除此之外,受到影响的男性报告说受到了一种类似催眠的感觉,使得他们变得极易受到SCP-166的意见的影响。 SCP-166对于男性的影响让她相当的郁闷,不仅仅因为她希望保持修道院的生活方式,遵从贞洁、守贫和服从的信条。 而且也由于这一点,她和任何人类男性的接触都被严令禁止了。 截至目前为止寻找她母亲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SCP-166被修女们在一个与世隔绝的环境下抚养长大(她特殊的营养需求由当地的一名牧师提供),直至一名潜入女修道院来和一名见习修女幽会的年轻人(对象A)意外地发现她为止。 三天后,对象A用暴力行径攻击了女修道院,试图接触SCP-166。 对象A在被武力制止之前造成了一名修女死亡和另外三名重伤。 一名基金会特工通过联系当地牧师得知了这一事件并前去处理。 当他同样陷入了此种强烈的恋慕之情后,指挥部立即中止了行动,监禁了此名特工,并派遣了一名女性特工来执行此回收任务。 Beatrice Maddox特工之后和女修道院的院长嬷嬷进行了协商,并将SCP-166转移到基金会设施内以进行收容和研究。 抵达现场的女性警卫发现 "Alto Clef"博士 正坐在SCP-166对面的一把扶手椅里,而SCP-166正披着Clef博士的实验室外套。 二人似乎正在友好的交谈,没有意外发生,Clef博士也没有试图去做越轨之事(通过进一步的医疗检查确认)。 Clef博士由于此次违反协议的事件受到了严重的谴责,但是由于并没有发现进一步的影响,所以被允许返回了自己的岗位。 附件166-C: 从 Clef博士大闹17号站点事件 来看,他和SCP-166的这次小小会面大概并不像我们最初想的那样单纯。 需要进一步的调查。 -O5-11 备注: SCP-166近来被注意到行为反常。 她出现了失眠症状并且似乎她的营养需求也增加了。 最近的检查发现她在短短六个月里长高了大约10公分。 需要进一步的健康调查。 -监护官员Devereux。 备注: SCP-166只不过是在长身体的阶段。 凯瑟琳,我向你保证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的体征一切正常,对于J液增加的需求已经被注意到并会得到供应。 -Frost博士 备注:附件:SCP-166今天在她的房间被打扫的时候弄断了一名警卫的手臂。 近几个月来她的力量有了明显的增强。 我坚持Frost博士对她的身体成长状况做更深层的检查。 我们用了四个人才成功制服她,需要更多的人手来我这里帮忙。 当然,限女性。 -监护官员Devereux。 她的脚上长着蹄子,眼中却闪烁着星光。 她是那么美,那么天真,而我却亲手杀害了她。 伊甸园不是一个地方。 那是一种存在的状态。 他们想要让我们回到那样。 我阻止了他们。 我又一次把天堂从我们这里夺走了。 我从未对我那一天所作的事情感到悔恨,除了一件事:当你那天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你看到你的父亲把一发子弹射进了你母亲的头里面。 我没有借口,没有解释。 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所做的一切。 我希望你宽恕我。 我爱你。 我希望我本可以为你做的更多。 我能为你所做的最好的事情是把你留给那些善良的人们并希望她们能够替我抚养你。 从我所见到的来看,她们做得很好。 我很抱歉你不能和她们待在一起,我很抱歉她们把你送来这里。 我发誓会尽我所能让你在这里的生活快乐。 我发誓让你安全。 祝你16岁生日快乐,甜心。

次の

魔少女的~私 イっちゃうんです~ 分冊版 : 22

魔少女的

然而,其实这里也不乏善良、可怜的生物。 SCP-166的收容背景 在《我的世界》SCP-166是一个拥有天使一般容貌的人类少女,性格温和、平静,自愿被SCP收容。 最初她是被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女人遗弃在修道院中的。 身上还伴随着一封看起来十分古老的信件: 我遇到你母亲的时候她还是个小女孩。 她的脚上长着蹄子,眼中却闪烁着星光。 她是那么美,那么天真,而我却亲手杀害了她…… 我很抱歉她们把你送来这里。 我发誓会尽我所能让你在这里的生活快乐。 我发誓让你安全。 祝你16岁生日快乐,甜心。 ——你的父亲。 写信的人显然是来自女孩的父亲,如果不是收容失效,甚至没有人见过这封信。 当年因为仁慈而收下了她,却没想到,这是引发了一场对修道院的灾难。 并激发出男性的暴力特征。 最初SCP一位男性探员试图收容166的时候,就彻底陷入了对少女的迷恋。 幸好SCP总部及时将这位男性探员监禁。 最终,经过女性探员Beatrice Maddox的努力和修女们的同意,魅魔少女正式被SCP组织收容,并正式命名为编号SCP-166。 她住在SCP安全等级最低、最干净、整洁的套房之中。 套房内有一张床,一些书架,一束玫瑰。 房间上有一个玻璃,用来时刻观察SCP-166的起居情况。 当然,观察员必须为女性。 而且房间内无法透过玻璃看到外面。 《我的世界》著名SCP模组其实并没有166这个生物,但是大量玩家请愿要求加入SCP-166,目前正在制作之中,此外,不少小型MOD已经成功还原了166的收容背景。 因为某种不可抗力的因素,SCP组织一夜倾覆、人去楼空。 收容失效可能对于大多数怪物来说,是天大的好事。 她的皮肤患有严重的疾病,与任何衣物接触超过45分钟就会溃烂。 无数的红色小星星会隔绝你的视线。 没错,SCP-166其实并不具备直接攻击人的能力,她只是为了寻求保护; 所以,你发现了没,在《我的世界》对魅魔少女的收容,不是杀害,而是将其保护起来,免受外来生物的侵扰。 其实,166是一个无法控制自身能力的可怜女孩,如果可以,她宁愿选择像个正常女孩一样。 至少不用时时刻刻被收容。 而后,博士一生都在忏悔之中:这是我亲手犯下的错误,毁了她的一声,多么希望她不是我的女儿!或者像一个正常的女孩一样......

次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