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 女。 【影評】《犬鳴村》無法輕易割捨的血緣連結

高質感鳴日號模型 鐵道迷:好想要!

鳴 女

它是人或者鬼臨死前的回放,我們能夠在這裡體會到這個人或者鬼內心真正的想法。 這是重要的鬼,尤其是上弦之鬼,基本都有的故事。 特別是上弦之壹黒死牟和上弦之叄猗窩座、上弦之陸妓夫太郎兄妹更是「走馬燈」篇幅巨大,正是因為如此,他們三個鬼才讓我們如此記憶深刻!可以說「走馬燈」的長短體現了鬼的重要性! 而鳴女是完全沒有的,甚至連死的時候的遺言都沒有,堪稱可憐! 小結:以上,我們可以看到,鱷魚老師對於鳴女的態度是相當的輕視的。 另外一個沒有「走馬燈」的上弦之伍玉壺在公式書中還補充了一下他的過往,而鳴女可謂是完全被遺忘了!真是最沒有牌面的上弦鬼了! 為何新上弦之肆鳴女,塑造得如此簡單,難道她很沒有價值嗎? 是那個女人的血鬼術嗎?以那個女人為中心,就好像空間彷彿在扭曲一般! 第一,死於無慘之手,完全沒有掙扎,思維也已經被俞史郎奪走了。 新上弦之四鳴女可以說是無慘非常看重的鬼,最開始的時候還不是「十二鬼月」的時候,就一直帶在身邊,就如同過去的珠世一樣,可見其重要性。 不過,鳴女的血鬼術「無限城」確實是非常難得的強大空間能力,是無慘能夠實現眾多想法的場所,如同他的大本營一般。 可以說,有無限城在,無慘基本就是不敗的,畢竟他本就是殺不死的,無限城又可以幫助隔絕陽光,堪稱無慘最為重要的手段。 這也是為什麼鳴女被俞史郎控制好,無慘那麼惱羞成怒的根本原因! 同時,鳴女也是唯一一個被無慘毀滅的上弦鬼,不過無慘也是逼不得已。 畢竟當時的鳴女已然被俞史郎控制! 「我會悄悄接近,奪取那個女人的視覺,之後侵入他的腦內,解除無慘的支配,連思考也一併奪取!」在這樣的情況下,無慘又奪不回鳴女,只能毀滅,畢竟如果地利變成鬼殺隊的了,那麼無慘的麻煩就會非常大! 所以,鳴女沒有任何「走馬燈」,甚至死得這麼憋屈,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了! 第二,鳴女的內心極度封閉,很少開口,無法側面對其進行介紹。 新上弦之四鳴女雖然沒有對其進行過介紹,她的過去也是無從所知,但是無論為人是有什麼經歷,成鬼後多少還會保留過去很多特質,至少真正的精神內核是不會改變的。 就如同上弦之叄的猗窩座,為人的時候是一個有責任心和頂天立地的真男人,成為鬼後還是有自己的堅守和原則,從來不殺女人,只殺自己認同的強者! 而鳴女在成鬼的表現可以看得出,她是一個內心相當封閉的人,不然也不會產生「無限城」這樣絕對封閉的空間系的血鬼術。 同時,她基本上沒有說過什麼話,無論是無慘開會,還是和戀柱、蛇柱戰鬥, 都可以看得出她只是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當中,肯定是有過相當嚴重的打擊或者是相當悲慘的成長經歷,就如同最開始封閉的香奈乎一樣!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根本沒辦法通過其他途徑了解她,所以她沒有給我們很多印象,甚至是死後都默默無聞,其實何嘗又不是她最為本質的體現呢? 第三,上弦之鬼的故事已然全面,鳴女的故事加上去可能有雷同。 上弦之鬼是《鬼滅之刃》裡面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他們的特殊的經歷更是讓這個人物都豐滿了起來。 無論是上一的執念,還是上二的空虛,或者是上三的守護,他們都有著特殊的故事才得以成立,甚至是新上弦之陸的「屑師兄」都是如此,他們每一個故事都是很特別的,都有著特殊的代表類別。 但是,為何到了新上弦之死鳴女,卻沒有了呢?這個答案當然很可能永遠都是謎團,但是我們可以試著猜測一下。 從鳴女的表現來看,她的故事也一定很悲傷,不過她的故事很可能和過去已經登場的人物的故事雷同,一部作品當中,雷同的故事是很大的麻煩,也許鱷魚老師最後放棄的原因,正是如此吧! 第四,鳴女就是設定為一個工具人,並無其他意義。 鳴女在最早出場的時候,她的設定基本就定型了,甚至到了她成為了新的上弦之四後,她的設定依然還是一樣的,那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工具人,她的意義就是為了無慘開會來用的,也是最後的決戰提供場地的人!她不像其他上弦鬼一樣,都有著特殊的意義, 像原上弦之陸妓夫太郎兄妹就是最為悲慘的底層百姓的反映,上弦之叄就是因守護而不得的落魄男人的體現,而上弦之一更是繼國緣一陰影之下的悲劇! 他們要麼本身就是意義所在,要麼就是要麼就是用於對比烘托鬼殺隊的成員,而鳴女是完全的工具人,沒有其他意義!她的存在目的簡單而且單純,如果把她更加豐富化,很可能失去其最為原始的體現,反倒是成為其中的又一個瑕疵,還不如就此退場,反倒是體現出了些許神秘之感! 寫在最後 直接把她殺了嗎?糟了!城要崩塌了! 可以看出,新上弦之四鳴女確實是受到了鱷魚老師的差別對待,堪稱最不受待見的上弦鬼了,難道長得丑的都是沒有好臉色(上弦之伍的待遇也不好)? 無論是什麼原因,目前看來鳴女絕對是最為神秘的上弦鬼了,不知道來歷,不知道內心,儼然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工具人物,也許那一天鱷魚老師會補充完這設定吧! 推薦閱讀• 友情鏈接•

次の

影/館長直播稱女教練性騷擾男教練 今出庭否認誹謗

鳴 女

它是人或者鬼臨死前的回放,我們能夠在這裡體會到這個人或者鬼內心真正的想法。 這是重要的鬼,尤其是上弦之鬼,基本都有的故事。 特別是上弦之壹黒死牟和上弦之叄猗窩座、上弦之陸妓夫太郎兄妹更是「走馬燈」篇幅巨大,正是因為如此,他們三個鬼才讓我們如此記憶深刻!可以說「走馬燈」的長短體現了鬼的重要性! 而鳴女是完全沒有的,甚至連死的時候的遺言都沒有,堪稱可憐! 小結:以上,我們可以看到,鱷魚老師對於鳴女的態度是相當的輕視的。 另外一個沒有「走馬燈」的上弦之伍玉壺在公式書中還補充了一下他的過往,而鳴女可謂是完全被遺忘了!真是最沒有牌面的上弦鬼了! 為何新上弦之肆鳴女,塑造得如此簡單,難道她很沒有價值嗎? 是那個女人的血鬼術嗎?以那個女人為中心,就好像空間彷彿在扭曲一般! 第一,死於無慘之手,完全沒有掙扎,思維也已經被俞史郎奪走了。 新上弦之四鳴女可以說是無慘非常看重的鬼,最開始的時候還不是「十二鬼月」的時候,就一直帶在身邊,就如同過去的珠世一樣,可見其重要性。 不過,鳴女的血鬼術「無限城」確實是非常難得的強大空間能力,是無慘能夠實現眾多想法的場所,如同他的大本營一般。 可以說,有無限城在,無慘基本就是不敗的,畢竟他本就是殺不死的,無限城又可以幫助隔絕陽光,堪稱無慘最為重要的手段。 這也是為什麼鳴女被俞史郎控制好,無慘那麼惱羞成怒的根本原因! 同時,鳴女也是唯一一個被無慘毀滅的上弦鬼,不過無慘也是逼不得已。 畢竟當時的鳴女已然被俞史郎控制! 「我會悄悄接近,奪取那個女人的視覺,之後侵入他的腦內,解除無慘的支配,連思考也一併奪取!」在這樣的情況下,無慘又奪不回鳴女,只能毀滅,畢竟如果地利變成鬼殺隊的了,那麼無慘的麻煩就會非常大! 所以,鳴女沒有任何「走馬燈」,甚至死得這麼憋屈,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了! 第二,鳴女的內心極度封閉,很少開口,無法側面對其進行介紹。 新上弦之四鳴女雖然沒有對其進行過介紹,她的過去也是無從所知,但是無論為人是有什麼經歷,成鬼後多少還會保留過去很多特質,至少真正的精神內核是不會改變的。 就如同上弦之叄的猗窩座,為人的時候是一個有責任心和頂天立地的真男人,成為鬼後還是有自己的堅守和原則,從來不殺女人,只殺自己認同的強者! 而鳴女在成鬼的表現可以看得出,她是一個內心相當封閉的人,不然也不會產生「無限城」這樣絕對封閉的空間系的血鬼術。 同時,她基本上沒有說過什麼話,無論是無慘開會,還是和戀柱、蛇柱戰鬥, 都可以看得出她只是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當中,肯定是有過相當嚴重的打擊或者是相當悲慘的成長經歷,就如同最開始封閉的香奈乎一樣!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根本沒辦法通過其他途徑了解她,所以她沒有給我們很多印象,甚至是死後都默默無聞,其實何嘗又不是她最為本質的體現呢? 第三,上弦之鬼的故事已然全面,鳴女的故事加上去可能有雷同。 上弦之鬼是《鬼滅之刃》裡面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他們的特殊的經歷更是讓這個人物都豐滿了起來。 無論是上一的執念,還是上二的空虛,或者是上三的守護,他們都有著特殊的故事才得以成立,甚至是新上弦之陸的「屑師兄」都是如此,他們每一個故事都是很特別的,都有著特殊的代表類別。 但是,為何到了新上弦之死鳴女,卻沒有了呢?這個答案當然很可能永遠都是謎團,但是我們可以試著猜測一下。 從鳴女的表現來看,她的故事也一定很悲傷,不過她的故事很可能和過去已經登場的人物的故事雷同,一部作品當中,雷同的故事是很大的麻煩,也許鱷魚老師最後放棄的原因,正是如此吧! 第四,鳴女就是設定為一個工具人,並無其他意義。 鳴女在最早出場的時候,她的設定基本就定型了,甚至到了她成為了新的上弦之四後,她的設定依然還是一樣的,那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工具人,她的意義就是為了無慘開會來用的,也是最後的決戰提供場地的人!她不像其他上弦鬼一樣,都有著特殊的意義, 像原上弦之陸妓夫太郎兄妹就是最為悲慘的底層百姓的反映,上弦之叄就是因守護而不得的落魄男人的體現,而上弦之一更是繼國緣一陰影之下的悲劇! 他們要麼本身就是意義所在,要麼就是要麼就是用於對比烘托鬼殺隊的成員,而鳴女是完全的工具人,沒有其他意義!她的存在目的簡單而且單純,如果把她更加豐富化,很可能失去其最為原始的體現,反倒是成為其中的又一個瑕疵,還不如就此退場,反倒是體現出了些許神秘之感! 寫在最後 直接把她殺了嗎?糟了!城要崩塌了! 可以看出,新上弦之四鳴女確實是受到了鱷魚老師的差別對待,堪稱最不受待見的上弦鬼了,難道長得丑的都是沒有好臉色(上弦之伍的待遇也不好)? 無論是什麼原因,目前看來鳴女絕對是最為神秘的上弦鬼了,不知道來歷,不知道內心,儼然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工具人物,也許那一天鱷魚老師會補充完這設定吧! 推薦閱讀• 友情鏈接•

次の

【影評】《犬鳴村》無法輕易割捨的血緣連結

鳴 女

鳴女是上弦之中排名第四的鬼,取代了在刀村被殺死的半天狗。 儘管鳴女沒啥戰鬥力,但她的作用卻是無限大。 奈何鬼舞辻過於謹慎,導致鳴女未能發揮出真正的作用。 在鬼舞辻勇闖鬼殺隊總部階段,若沒有鳴女的傳送就會直接涼涼。 或許會有觀眾疑惑,鬼舞辻能無視岩柱的攻擊,在鬼殺隊大殺四方未嘗不可。 但別忘了藥劑的第一重變人效果需要立刻分解,否則鬼舞辻會被鬼殺隊擾亂,戰鬥時甚至可能喪失鬼王力量。 到了決戰中期,鳴女遭到了鬼舞辻的秒殺。 原以為會揭曉鳴女的過往,卻發現鳴女被作者遺忘。 以鬼舞辻出關為轉折點,壓根就沒有描述鳴女過往的時間,鱷魚老師認為沒必要。 因此可憐的鳴女連「走馬燈」和介紹都沒有,被重視程度還不如上弦替補六的屑師兄高。 屑師兄是資深工具人,觀眾們吐槽屑師兄存在的意義是展示雷之呼吸的另外五招。 除了鳴女外,玉壺也未曾經歷「走馬燈」,但玉壺的過往設定已在公式書中補上。 簡單來說,玉壺是個非常極端的藝術家,經常殺死動物來做成壺的裝飾品。 相比於半天狗而言,玉壺人類時期的人品更差。 玉壺在刀村沒啥作用,大概是為了體現劍士開了斑紋後的強度如何。 在消滅3位上弦和鬼舞辻掉線的前提下,鬼殺隊依然沒有勝算。 鬼舞辻閉關期間只能通過意識和上弦交流,若鳴女違抗鬼舞辻的命令,將鬼殺隊和上弦前三傳送到同一區域。 結果毋庸置疑,鬼殺隊頃刻間就會被團滅,連開BUFF的時間都沒有。 可惜鳴女的性格比較傳統,對鬼舞辻的命令言聽計從,最終落得個被鬼舞辻秒殺的結局。 在後續更新的附錄中,沒有看到關於鳴女人類時期的補充設定,果然被鱷魚老師遺忘了。 目前漫畫也已完結,鳴女的身份大概要成為本作的未解之謎。 結論:鳴女作為上弦的一員,被作者徹底遺忘。 論作用,鳴女不亞於任何一位上弦。 即便鳴女之外的上弦全部陣亡,鳴女依然可以輔助鬼舞辻拿下勝利,把鬼殺隊挨個傳送到鬼舞辻面前,這豈不是能輕易秒殺?然而鳴女連「走馬燈」和介紹都沒有,惋惜鳴女的遺憾退場。 鱷魚老師擅長人物情感的塑造,把鳴女排除在外顯然不合理。

次の